白桃乌龙茶

写文随缘 日常咕咕咕

冲刺备考


朝哥俞哥我老大(bushi

【喻黄】晓雾(1-2)

>>>结局不定  可能BE可能HE  不适者请立即退出。

>>>又是OOC  又是雷  无逻辑脑洞概不负责。



1.

黄少天掐灭了手中的烟,踢翻脚边的啤酒瓶,自嘲的冷笑一声。

自从自己和喻文州分手,烟酒基本是不离手,每天昏天黑地地生活,不分白昼和黑夜。

他抬头望了望天,还没亮,灰蒙蒙的一片,依稀可以分辨出雾中的景象。

远处的高楼孤单的立着,看起来孤寂又寂寞。

呵,看着和自己真像,这失魂落魄的模样。

黄少天在心底自嘲。


啊,好像又熬夜了...

他揉了揉紧皱的眉心。

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一直无所事事的瞎晃悠,可不就与街边的混混没什么两样了吗。

不就是一段恋情结束了吗,不就是几年的感情喂狗了吗,至于这么颓废吗。

可自己和喻文州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吗,是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。






2.

依稀记得第一次遇见喻文州是在高一的时候。

在最好的青春年华,遇见对的人。听着是多么美妙,可是万一遇见的人不是对的人呢。

黄少天当时根本就没考虑那么多。一心想像电视里的热血青年一样,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,铁了心要在高中谈场恋爱。

苦于在学校里一直找不到看不对眼的人,也只好降低标准,男女不限。

当时黄少天算是高一里面体育很好的那种了,虽然文化科方面也不是没学好,但是还是不如体育突出。

喻文州则是全校顶有名的学霸了,文理都好,总有美中不足的,就是他的体育只能达到及格线以上一点。

这种男生,永远是被那些体育好的男生嘲笑。黄少天一开始也跟着他们一起笑,把喻文州叫作“吊车尾”。

但当他在放学后,看见喻文州一个人站在篮球场上,不断重复练习投篮的基本动作,一连做上好几十遍的时候,这个称呼就逐渐消失了。

虽说一开始黄少天只是欣赏喻文州的努力,想和他交个朋友,但是接下来的发展却让他越来越难以预料。

先是关系逐渐变亲近,而后又不知因了什么缘由,一下子就变成密友级别,隐约还有点友情之上,恋人未满的势头。

原谅他真的只是想交个朋友。

当时也没有想太多,就和喻文州关系这么发展下去。

直到有一次,他突然发现,自己与喻文州的关系似乎是有些好得离谱,已经不在友情的界限内了。

他思索了片刻,决定暂时先和喻文州分开一段时间。

但是喻文州像是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,只是关系也与他生疏了不少,每天也不再是形影不离的那种了。

周围的朋友都打趣,说他俩是冷战了。

黄少天也没有想到,自己自从和喻文州生疏以后,感觉别扭不少。看着喻文州微笑着被女生簇拥的情景,居然还有那么点不开心。

怕不是完了。黄少天在心底哀嚎一声。

本来也只是想找个对象,这下好了,喜欢上自己朋友了,这怨谁去。

犹豫了一段时间,他鼓起勇气去找喻文州,然后就被他噎得说不出话。

喻文州问他,你是不是喜欢我。

他当时一个激动,指着身边那棵树,说他和那棵树一样直。

不巧的是,他一指,那棵树就像是受到什么魔法一样,呈120º弯折。

黄少天想,他当时的表情一定是非常尴尬且丰富多彩的。

喻文州微笑着看着他,黄少天涨红了脸,结结巴巴地开口,“对...对啊,我就是喜欢你又怎样!”

喻文州看着他虽然心虚却依旧要强的样子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黄少天不乐意了,他好不容易憋出来一句告白,结果表白对象就笑了一声,这算什么啊。

他梗着脖子喊道,“好歹给个答复啊!我这么真诚!”

喻文州则是一边止不住地笑一边艰难地给出了答复。

他们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。


— TBC —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