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与☁️

「星辰与你,遥不可及。」


墙头一堆,随机掉落。
么得脑洞


喻黄‖方王‖江周

[喻黄]狐火

一篇重度OOC的 真·童话-玄幻故事,人物属于虫爹,OOC属于我。题目与内容并没有多大关系。剧情无脑,且发展莫名其妙。排版极度混乱。

慎入!!情感进展极其跳跃(因为写的是小短篇,然后,大概会有个前传什么的,over。


1.

 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是一只狐妖,对你没听错,就是那种只有《聊斋志异》等类型书里才会出现的,狐妖。


         身为一只狐妖,在能够化形之前,他的生活非常简单。每天在山上溜达几圈,捣捣乱,抓抓野鸡,尝尝树果什么的,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。



2.

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每天都这样悠闲,黄少天就坐不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他计划着去人间找点乐子。可是听别人说,没有化形的妖怪,到了人间,是会被抓走吃掉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当时年纪尚小的黄少天,听了这话,每天开始努力修炼。没办法啊,就算怎么喜欢人间,可总也不能出去一趟就被抓走吃了,那这也死得太冤了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这样想着。他每天修炼,虽然时不时还会在山上捣个乱。但是终于有一天,他能够化形了,于是他兴奋的穿戴好衣服,偷溜进人界。*



3.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与黄少天想象中的人间不太一样的就是,这儿的人似乎都很热情,在接连被好几个姑娘的香囊正中头顶之后,黄少天吓得找了一家客栈暂时躲避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什么... 店家,住店!”黄少天冲到客栈前台,从兜里掏出一把银两就往桌上拍。他是真的觉得一刻都耽误不下去了,再不躲一会,自己就要被热情给淹没了。


       “好嘞,客官您要不要先吃点东西,吃完我再带您去房间。”小二看了看桌上的银子,殷勤的询问黄少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行啊行啊,正好我也有点饿了。这样吧,给我来只烤鸡,再拿壶酒,啊听说酒都很好喝,啊顺便再来点米饭啊,几盘小菜啊...”黄少天听了,摸了摸肚子,想起似乎自己自从下了山,就啥也没吃过了,斟酌了一下,点了几道菜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小二听到黄少天说没喝过酒,心下有些疑惑,但还是回答,“好嘞,客官您别急,菜马上就给您送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点完了菜,坐在座位上无所事事的把玩着桌上的茶杯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诶你知道吗,京城顶有名的喻家,就那个喻家,听说他们家的小公子突然神秘失踪呢。”不远处的一人开始聊起了八卦,黄少天因为耳力过人,便好奇的探听起来。

       “是啊是啊,整个京城都在议论了,听说啊...”另一个附和道,说到一半,还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,卖起了关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听说什么?”黄少天实在忍不了这种听到一半却突然硬生生被打断的感觉,溜到他们后面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听说是妖怪作祟呢...诶这位小公子,我看你是外乡人吧。你应该还没有听说过,昨天夜里,喻家小公子神秘失踪,整个喻府都被惊动了,现在正在到处打听消息找人呢,喻老爷还悬赏了呢,说谁能抓住妖怪,并把小公子带回来,就重重有赏呢。”那人听到有人接他的话,颇有几分得意的告知了黄少天他的所闻。


       “妖怪...?”黄少天听了,心下一喜,自己来到人间,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同类了。对这个能够不顾喻府护卫而大胆的掠走喻家小公子的妖,更是十分好奇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我看小公子你武功倒是不错,可以去试试,不过我可是要提醒你啊,听说那妖怪可是凶狠异常呢。”那人好心劝告黄少天。



4.

         吃完酒菜,黄少天也定下了自己的房间,即使别人好心劝告过,可是他总是想去喻府打探打探。思来想去,他下定了决心,决定去喻府碰碰运气,看看能不能混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当喻府管事听说黄少天也是来抓妖的,他打量了一眼黄少天,虽有些不信,但还是引黄少天进了喻府。


       “你们家公子现在仍旧下落不明吗?”黄少天虽然有很多疑问,但还是按捺下来,决定打探一下那位小公子的消息。


       “是啊,要不然我们老爷会悬赏吗?”那位管家有些不满的看了黄少天一眼。黄少天摸了摸鼻子,并没有觉得自己讲的哪里不对。


        “这位少侠也是来帮忙除妖的吗?看着年纪轻轻,没想到就有此等胆量,想来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。”旁边一位同样是来接受悬赏的青年人同黄少天攀谈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还好吧...话说这位仁兄,请问你知道那喻公子的具体情况吗?”黄少天意思意思的回答,随后开口询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听说那位喻公子是京城公子榜前三呢,样貌才华皆是上等,也不知这妖怪到底图的什么?”那位青年人回答了黄少天的疑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各位侠士,今日召集大家来,是为了我儿,喻文州。他于昨夜神秘失踪,希望各位侠士能速速破案,抓住那个可恨的妖怪。”喻老爷子看起来有些担忧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请问喻老爷,为何认为喻小公子一定是被妖怪掠走的呢?”有人开口发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王府戒备森严,从不放外人进入。更何况地面上还有明显的火焰灼烧过的痕迹,各位请看。”管家开口解释。说着,引他们来到了走廊,指了指地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希望各位能尽快抓住那妖怪,找回文州。”



5.

           话虽这么说,可是要想立马找到喻小公子,却是无从下手。黄少天思索了一下,决定先到处逛逛,去街头巷尾碰碰运气,打探一下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处打探了一下,黄少天也只是知道,哪位喻公子最近似乎是与家中闹了什么矛盾。没几天之后,就不见了,一开始虽然也有人猜测是自己离家出走,可是地上火焰灼烧过的痕迹却不会骗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可就难为黄少天了,打他出生以来,就没听说过除了九尾狐外还会使用火系法术的妖怪。更何况黄少天还是个与他狐不同的,他习得的是的是水系法术,所以年幼打架时,总是黄少天多占些便宜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很苦恼,他不知道该怎样找的喻文州和那只妖怪,于是他回了山上,去找他认的师傅魏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魏琛也是个狐妖,他习的也是火系法术。或许找魏琛问问能知道使这法术的妖怪呢。黄少天这样愉悦的想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等到他走到魏琛的居所时,发现魏琛正与一位少年在比拼棋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不是很懂棋,可是即便是这样,他也能看得出来,魏琛现在处于下风。那位少年虽下棋是不慌不忙,但每一步都下得极稳。对比一下魏琛这边的情况,就显得胸有成竹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魏琛最后又看了棋盘两眼,不住的摇头,口中也嘟囔着,“罢了罢了,老夫也该服老了。唉,还真是有些不甘呢...”魏琛长叹一声,最终起身离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?”黄少天愣了愣神,警觉的看向那个少年。他的面容异常熟悉,黄少天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,可是一时却又想不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在下喻文州。”喻文州开了口,面上依旧带着温润的笑意,却再无法令人轻易忽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哦,喻公子你好啊,在下黄少天,久仰久仰...等等!你说...你叫喻文州!”黄少天先是点点头,顿了几秒后又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喻文州。

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依旧是一副处变不惊的脸色,可是黄少天越看他脸上的笑意,越觉得他不像个好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少天有什么问题吗?”喻文州一副疑惑的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没事没事你继续...”黄少天在听到他喊自己名字的时候愣了愣,似是回忆起了些什么,随即又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冲他摆摆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啊啊啊啊怎么办,突然发现悬赏目标,可是目标却一副淡定的样子,而且居然还在我师傅家里!不仅如此,我居然还觉得他有点眼熟!我是不是得病了!怎么办,在线等,八百里加急的那种!(串了串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这种时候黄少天应该一脸淡定的应付好他,然后再回去带他去喻府领悬赏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,只是愣在那里,思索起喻文州和魏琛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棋友?对手?还是只是一个朋友罢了?无论如何,黄少天也不得而知。此刻,在他看来,喻文州现在非常危险。理智告诉他,他应该现在立马转身去报官,可他也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他下定了决心,转过身,看着喻文州脸上的清浅笑意,感觉心脏受了一击。


         见喻文州似乎并没有想要解释的表现 ,黄少天只好有些僵硬的笑了笑,先开了口,“喻公子为何会出现在这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只是同魏前辈切磋一二而已,毕竟他也算得上我的师傅。”喻文州淡淡的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说...你也会火系法术?那么...”黄少天忽然觉得,这一切的突然都变得有理有据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少天猜的没错,可我的确是个人类。”喻文州像是已经猜出黄少天心中所想,丝毫没有惊慌的笑了笑,答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...为什么要离家出走?”黄少天终是按捺不住他的好奇心,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喻文州离家出走的原因。
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一点小矛盾罢了。对了,少天要陪我一起回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 行的...吧。黄少天迟疑的点了点头,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。



6.

        来到喻府,喻老爷显然对喻文州的归来并没有太大的惊喜。在见到喻文州时的冷漠的脸色一度让黄少天怀疑,这个喻老爷可能是个假的吧。
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则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,黄少天觉得自己可能才是感情最投入的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您最后是同意了吗?”喻文州突然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 喻老爷凝视了他许久,最终叹了口气,“也罢,都是命运的安排。我管不了你了,也不插手了,你自己解决吧。”说罢,拂袖离去。

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现在是一头雾水。喻文州冲他笑了笑,抿了抿唇,轻声道,“少天...你觉得...我怎么样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哈?什么意思?还不错啊...怎么了吗?”黄少天虽然听不懂喻文州在讲些什么,但仍旧下意识回答道。


        “...那你要不要,考虑考虑和我在一起?”喻文州终是下定了决心,抬起头,一脸真挚的看向黄少天。


       “啊???你确定吗,我可是妖啊,人妖殊途!你确定你脑袋没被烧坏吗?”说着,他抬起手摸了摸喻文州的额头。


       喻文州反手抓住他的手腕,眼底的笑意更加灿烂,“如果我说考虑好了,少天会答应吗?”


     “可我们之间会面临时间的考验,岁月的磨练,时光老去,你我将不复从前,你还如此确定吗?”黄少天正了脸色,非常郑重的开口问道。


      “无论少天与我之间变成什么样,两个人的心是不会变的。这样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  喻文州想必是早已考虑清楚了。黄少天这样想着。其实黄少天自己早已也对他动情,只是记忆太过久远,有些模糊不清罢了。

      “...随便你呗,反正我也是有一点点喜欢你的,也就,只有一点点,嗯...”说着,黄少天似是底气不足,声音逐渐低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 “好,那少天可不要反悔。”喻文州与黄少天十指相扣。在他笑着说完这句话之后,俯身亲向黄少天。

— FIN —

*:私设当时妖界也有人间的话本,类似于代购,就混在人类中的妖族以帮妖界中的同族代买东西。所以会穿衣服什么的就不用好奇了。

我知道写的特别不好!记得别打我!kkk还在成长叭文笔...(花式找借口_(:з」∠)_

前传会不会有就随缘了!!有缘再见叭各位!!

评论

热度(58)